首页 » 期货 >

“绩优生”平安遭遇华夏幸福“爆雷”探秘

2021-02-18 21:05:43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辛丑伊始,回顾2020年,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与中美贸易摩擦等影响叠加冲击,国际环境剧变,中国经济在全球一枝独秀,承受住了"压力测试"。但在增长、信心复苏之下,仍时有"爆雷"事件吸引市场眼球。永煤、泰禾,以及华夏幸福事件。这一爆,把这家环京地产巨头的二股东平安集团也推上了风口浪尖。

这次遭遇华夏幸福流动性危机,可谓让这个上市十五年一直保持年均逾20%的ROE和利润增速的"绩优生"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"阴沟里翻船"。

日前中国平安首次在农历年前发布业绩,业绩发布会上,投资华夏幸福背景及其带来的影响,毫无悬念成为最受关注的问题。平安集团由其总经理兼联席首席执行官谢永林做了首次正面回应。从结果上看,这一回应很大程度上消弭了市场持续近一月的忧虑,发布会当天中国平安股价回报以超过4%的增幅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进一步采访多方人士,进一步了解到平安投资华夏幸福的决策逻辑及后续可能影响。

缘何投资华夏幸福?服务实体经济+险资资产配置

谢永林在发布会上表示,“当时投资华夏幸福,看中的是其作为产业新城运营公司的商业模式,即一二级联动开发,引进产业,支持地方政府发展。"这一商业模式与险资的投资秉性契合。"

接近中国平安高层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从政策面看,当初投资华夏幸福,是平安服务雄安新区战略、京津冀发展和实体经济的一个着力点,符合国家倡导。国家近年积极推动产业园区发展及产业升级,尤其是主导京津冀城市群发展。万亿级别的平安险资,天然肩负服务国家战略和实体经济发展的责任和义务。过去多年,平安在这方面做了较多投资,比如投资京沪高铁,设立"中国广东发展(平安)基金"助力粤港澳大湾区大型基础设施建设。

该人士进一步表示,从财务面看,为庞大保险资金找到长期资产配置,是平安核心业务之一,投资时的华夏幸福是一个合适的选择。华夏幸福的产业园区模式,具有"投资大、周期长、回报稳定"等特点,恰好满足险资体量规模大、负债周期长、追求长期稳健回报的特点。

他指出,而从时间线来看,2018年平安入股前,华夏幸福的PPP全流程产业发展模式已较为成熟,并得到财政部的认可。其产业招商能力很强,签约企业1732家,签约投资额3754亿、落地1067亿。多年来,华夏幸福都是河北省最大纳税企业。而2003年上市以来,华夏幸福的业绩和股价表现都不错,分红稳定,债项信用评级和公司主体信用等级均为AAA。2018年平安入股华夏幸福成了第二大股东之后,该公司的利润和股价也保持了一段时间的稳定增长。

华夏幸福危机何来?外部环境压力+内部经营冒进

2月1日晚间,华夏幸福发布公告,首次对近期的债务问题做出披露。公告称,发生债务逾期涉及的本息金额为52.55亿元,但公司的可动用资金仅为8亿。

一家原本被资本看好的房地产巨头何以至此?

在平安年报发布会上,谢永林指出华夏幸福陷入困境,原因有三,一是近年环京津冀调控趋严,对其回款造成巨大影响;二是新冠疫情;三是公司本身管理粗放和扩张太快。

前述接近中国平安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具体表示,从外部环境看,华夏幸福的商业模式是从房地产业快速周转中拿到大量现金及收益,投入到长周期的产业园开发建设中,是典型的"以房养园"、"以短养长"的模式,具有投资规模大、回款周期长、易受宏观环境影响等特征。新冠疫情、中美贸易摩擦导致中小企业经营困难,造成华夏幸福产业园退租率激增。环京政策调控、重点区域管控(包括雄安新区、大兴机场、通北规划、冬奥筹备),给重仓河北的华夏幸福更是带来巨大冲击。华夏幸福模式本身回款周期长,短期内产生的现金流有限,一旦其房地产业务受到影响,财务状况就迅速恶化,造成流动性危机。

从内部因素看,管理层的乐观冒进、粗放扩张,也是加速华夏幸福危机爆发的重要推手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获悉,作为第二大股东,平安对华夏幸福的管理和决策并不满意。

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近期在讲话中自我批评,说自己好高骛远,急躁冒进。在几个关键节点上,自己全都"赌错了"。先是2016年误判形势,加大了环京投入,不久环京楼市调控就来了,量价齐跌。而后2017年拓展新区域,向长三角、粤港澳等外部区域投资,结果钱又陷进了周期里。最后,2020年的几轮疫情,将这些危机彻底引爆。

有市场人士认为,"如果理性看待,华夏所遇到的问题,是流动性问题,也是其所处行业的一个缩影和集中体现。"应该说华夏幸福今日之危机、财务之恶化是内外部各种因素的综合作用和结果。"

平安受影响几何?为540亿敞口预提拨备

在此前业绩发布会上,平安首度公开平安投资华夏幸福的风险敞口,"股权投资180亿,表内债权投资360亿,一共540亿"。

但谢永林也指出,敞口540亿,不代表损失540亿。平安将审慎评估,根据进程及时地提取拨备。

对于后续处置,近中国平安高层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:“华夏幸福的模式中,最大的应收账款是各级各类地方政府。产业园区的开发及营运,最终得益的是政府,目前初步估算的政府性应收账款超千亿。如果这部分能够及时回款,华夏幸福应该可以护住基本盘。如果护住基本盘,华夏幸福有望逐步回归正常经营,那么,平安为华夏幸福投资风险敞口预提的风险拨备,未来将回流为利润。”

此外,从对平安的影响来看,虽然平安管理层也在公开场合强调,华夏项目仅是平安投资组合一小部分。平安最新保险资金组合规模达3.7万亿,华夏项目占比较小,对整体投资收益的影响是不大的。

但对于“踩雷”华夏幸福,平安依然进行了自省。前述近中国平安高层人士表示,平安的投资初衷,是服务国家雄安战略和京津冀发展,满足险资长期资产配置需要,出发点符合国家倡导,是正确的选择。面对大环境、政策变化与疫情带来的冲击,以及华夏幸福班子冒进风格及粗放扩张,平安也确实有些无奈,当然,无论如何都是一记警钟,未来平安加强投后管理势在必行。最终华夏幸福事件将走向何方,目前政府已经出手主导化解,可拭目以待。

有市场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按中央近期部署和河北省政府施救举措来看,华夏幸福整体风险化解方案正加紧制定,短期困难相信能在多方合力下解决好,公司应该不至于倒闭,债务问题有望够得到合理的解决。

(作者:侯潇怡 )